9 非遗保护 - 南江县文化馆

今天是2021年09月18日 星期六

六月六,晒衣服

  “六月六,晒衣服。”即在阴历六月初六日这一天曝晒衣物,此是我们老家农村民俗。

     老家在南江县正直镇龙山村。传说六月六这一天晒衣物可以保证再不遭虫蛀。当天,只要红日升起,但见各家各户的姑娘、媳妇们便在院子里清扫院坝,搭架竹竿,拉扯绳索,摆置桌椅板凳,然后翻箱倒柜,把四时四季衣服鞋祙床单被褥等拿到伏天炎炎烈日下曝晒。

    我住农村时正值文革时期,物资极度匮乏,每人每年配定布票15尺,而成人一套衣裤一般是12尺,加之钞票奇缺,如我们生产队收入在当地算中上水平,一个劳动日即10分工分仅值5角左右,而当时较好的白布约3角1尺,阴丹布约3角3分1尺,因而邑人极度珍惜衣物。衣裤自然是破了就缝补,缝补多了土话叫“疤重疤、补重补”,补钉上又有补钉。当时我一年四季都只能穿一条单裤,寒冬腊月,许多的农民都腰拴绳索以保暖。我曾有因为线腰带断了用棕叶带替代的经历。补钉多了,自然会藏匿叮人血的虱虫。所以也须曝晒驱虫。

    其实,晒衣服又含有赛针线的意味。我当时亲见亲闻,待嫁的姑娘和刚过门的新媳妇都会把嫁妆如新衣新鞋等拿出来晾晒。有一年的六月六,我同院子里一何姓新媳妇把她的嫁衣新衣新鞋一溜排开,最抢眼的是一色新鞋和白色鞋底。当时就赢得一片羡慕之声。有夸针线好的,有说家道小康的,真正七嘴八舌,莺声燕语。而纳白鞋底多含窍门:周围用白布条而内里是破旧布。因此也会有挑剔的婶娘反复弯曲白鞋底,若是有响声,则定是笋壳填充,若是易弯曲,定是中有填破布。然而新媳妇毕竟晒出了五颜六色高低交错,也晒出了羡慕和挑战。

    因此,晒衣服其实是晒家底晒技艺晒生活。若逢好日子,晒的就会是好心情。于是,那花花绿绿的一幕,印在了记忆深处。(注:六,当地读为大陆的陆。杨吉成2017年10月9日于成都。)